颠覆还是泡沫?固态电池年内量产小康股份逆风涨停!新华网批浮夸炒作风

发表时间:2021-01-27

小康股份今天逆势涨停,究竟有什么“魔力”? 消息面上,小康股份刮起了一波固态电池,1月25日其旗下新能源车品牌赛力斯召开电动车上市发布会,推出续航超强千公里量产增程电动车,还回应今年固态电池将量产装车。 固态电池作为电池的终极武器、革命性技术,竟然这么慢就被小康股份推向量产了? 1月26日新华网刊文《警觉新能源汽车行业夸张炒作风》可谓非常应景了,文中认为:“新能源汽车行业“浮夸”“吹牛”风气渐浓…

小康股份今天逆势涨停,究竟有什么“魔力”?

消息面上,小康股份刮起了一波固态电池,1月25日其旗下新能源车品牌赛力斯召开电动车上市发布会,推出续航超强千公里量产增程电动车,还回应今年固态电池将量产装车。

固态电池作为电池的终极武器、革命性技术,竟然这么慢就被小康股份推向量产了?

1月26日新华网刊文《警觉新能源汽车行业夸张炒作风》可谓非常应景了,文中认为:“新能源汽车行业“浮夸”“吹牛”风气渐浓……不少企业迷恋于华丽辞藻、夸张宣传,行业乱象频现。”

文中抨击的是广汽的石墨烯电池这一概念,而固态电池并非概念,是实实在在的革命性技术。

“固态锂电池要大干快上,引领电动中国。”近日,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立泉在第七届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喊这样的口号。

陈立泉回应,液态锂电池更容易引发安全担忧,300瓦时/公斤能量密度也已抵达无限大。下一步要发展固态电池,或者逐渐过渡到全固态锂电池。

目前的电动车广泛使用锂电池,特斯拉主要使用三元锂电池,此前已再次发生多起汽车起火燃烧的事故。

固态电池解决了上述问题,其能量密度比三元锂电池大幅提高,不容易发生爆炸发生爆炸,沦为全球动力电池企业和汽车企业大力发展的方向。

目前日本、韩国和欧洲在固态电池技术方面居住于领先地位,不过预计最早也要等到2025年量产,而且成本较高,仅适用高端车型。

有数中国企业在经济和技术上找寻让步。

1月9日,蔚来于公布了150kWh半固态电池(电解质含有液态电解质),单体能量密度360Wh/kg,并订于2022年第四季度对外交付。

真正的全固态电池还有待时日,从“液态”改向“固态”,每一步都十分艰苦,但先行者已经迈出步伐了。

车企纷纷布局固态电池

近日,国家知识产权发布了比亚迪(002594)最新的283项专利,包括固态电池、电池热管理、自动驾驶控制系统等技术。其中固态电池方面公布了两项专利。

一是“一种负极材料及其制取方法、一种固态锂电池”。二是“一种锂离子电池固态电解质及其制取方法和固态锂离子电池”。该专利的申请人日期为2019年7月17日,申请发布日为2021年1月19日。

1月19 日宁德时代也公开了两项固态电池专利:一种固态电解质的制备方法、一种硫化物固态电解质片及其制取方法。

可见国内大厂已经在固态电池上摩拳擦掌了,而早在2016年宁德时代就透漏其在固态电池领域的研发进展,其在聚合物和硫化物体系上都有布局。

固态电解质大致分成三个体系氧化物电解质、聚合物电解质和硫化物电解质其中欧美企业偏好氧化物与聚合物体系,而日韩企业则更多致力于解决硫化物体系。

其中宁德时代与宝马、三星、松下等企业走的是硫化物电解质路线。赣锋锂电、明陶新能源、辉能科技则与大众索尼等企业一致为氧化物电解质路线。

如今国内最接近量产或打开实验量产的应当是辉能科技、赣锋锂业(002460)、清陶新能源三家,如果未来真正推展进,一定沦为主流并很快盈利。

所以关键就看未来车企愿不愿意用了,宁德时代和比亚迪这样的大厂是全行业的风向标,申请人涉及专利意味著已经在着手布局,而另一个大厂特斯拉的表现却截然相反。

特斯拉对固态电池不敢兴趣?

2015年,特斯拉与Jeff Dahn所在的加拿大达尔豪斯大学达成了为期5年的研究伙伴协议。

如今再次续约5年,Jeff Dahn团队将会继续替特斯拉研发先进设备电池技术,探讨在提升锂离子电池的能量密度,同时降低成本。

这意味著未来5年特斯拉自制电池能否达成协议是马斯克所期望目标的关键,而从他们的研究专长来看,专心升级锂电池,对固态电池没有兴趣。

当然技术的问题是一方面,可以侧面表明固态电池时代不会那么快到来,而特斯拉的目标是销量,似乎把锂电池做好是一个更实际的选择。

时间表不会提早吗?

在资本的可怕涌进下,技术未来将会提早构建突破吗?

2021年1月25日,鸿海集团已启动动力电池研发工作,集团内部已明确定计划,由旗下负极材料厂荣炭领衔,并储备发展当红的固态电池技术,预计2024年发售100%自律研发的商用固态电池。

2024年商用固态电池目标的消息令人振奋,但真的会这么快到来吗?

有专家认为,由于全固态锂电池目前尚未完全解决循环过程中固互为界面认识及体积膨胀问题,材料体系、生产工艺、应用技术因此也不成熟期,并未构成供应链、得到充分验证,短期内无法构建大规模量产�D�D预计还需约5年时间。

固态电池在材料上的最大改变,除了电解液由液态改向固态外,还在于负极材料的改变。

根据中金公司分析师曾韬报告分析,负极迭代路线为石墨->硅->锂金属。由于固态电解质本身比电解液+隔膜要更轻,负极体系并没变化,要构建质量能量密度的打破,只有用于锂金属负极,才能构建对目前电池体系质量能量密度的打破。

目前,固态电池还缺少综合性优良的单一固态电解质材料,电解质的综合性能和产业化水平是影响固态电池产业化进程的关键因素。

眼里有星辰大海,脚下有丘壑万千。面对固态电池的“火热”,还是要脚踏实地,持续优化解决问题关键材料和技术、生产工艺和成本等问题。